导师下凡、奇葩断层,《奇葩说》的“平凡时代” - 比翼鸟电影网

导师下凡、奇葩断层,《奇葩说》的“平凡时代”

来源:398资源网人气:278更新:2019-11-25 22:23:12

原标题:导师下凡、奇葩断层,《奇葩说》的“平凡时

作者:牛角尖

转载来源:一点剧读

继选手许吉如、雷哥淘汰之后,《奇葩说》再度损失一员大将杨奇函...节目中有关其淘汰的话题,被炒至微博热搜,截至目前,该话题阅读量为7877万,讨论人数1.1万。

《奇葩说》自更换赛制以来,节目的看点显然变多了从导师“下凡”带队,到“老奇葩”与“新奇葩”一视同仁,再到节目组新增1VS1开杠比赛、1/2生存战.....《奇葩说6》火药味十足的同时,口碑与热度也有了明显的“回暖”。

云合数据显示,目前《奇葩说6》的有效播放数据已达7000万,节目上线不到四天,第六季有效播放数据已经反超第五季,且呈现出持续“高走”的趋势。目前,该节目在豆瓣上的评分达到8.3分,虽不及巅峰时期的9.1分,却也在很大程度上,为前面两季挽回了颜面。

很难单纯的用“好”或“不好”,对《奇葩说》这档长寿综艺,进行评判一方面,它确实开创了国内网综市场的多档先例,将辩论形式代入综艺市场,捧红姜思达、马薇薇等多名“纯素人”;另一方面,当综N代普遍面临创新乏力、难求突破之际,新一季的《奇葩说》同样也面临着“定位模糊”的问题。

这或许不能看成是这档长寿综艺中的一大“缺憾”,但不置可否地是,它已经小范围的引起了一批老粉们的“生理不适”。

“导师”下凡、赛制升级,

《奇葩说》趋于“平凡”

很多人喜欢《奇葩说》,很大一部分原因都在于这档节目的“敢为人先”它的“敢”主要体现在两大点上:其一是节目中形形色色、风格迥异的“奇葩”选手;其二则是每一期节目中奇葩选手所传递的具有思辨意义的新论点。正如《奇葩说》名字所示,“奇葩”与“说”,才是组成这档节目的关键所在。

行至如今,这档节目却越来越趋向于“普通”的语言类节目——口碑、热度反馈都很不错,却独独少了份观众初见时的“怦然心动”这主要与节目中不断出现的“改革”有关。新一季节目中,观众可以看到,无论是在节目阵容、节目赛制,还是节目选手和辩题上,《奇葩说》都迎来了“细微”变化。

首先是导师阵容,除了坐阵六季的蔡康永、经济学教授薛绍峰之外,节目组还特意邀请来了语言届“一把手”李诞、和曾参与过第四季导师席阵容的罗振宇。

按理来说,这几位导师嘉宾,都有着不同圈层的受众喜欢。但节目播出之后,率先遭遇网络炮轰的却是导师“罗振宇”,贩卖焦虑、见缝插针给自己产品打广告,以及不和自己队友商量就将“在下不服卡”给薛晓峰战队的许吉如使用等行为,被网友贴上了“油腻”、“反感”的标签。

其次,在节目赛制上,这一季规则基本延续了“第五季”赛制标准,唯一不同的是,这一季加入了“导师下凡”环节,这也成为本季节目的一大看点。但效果好坏,却并非能用常理推断。不少网友甚至反馈,节目残酷的赛制反而让之前很多好的“老奇葩”选手,失去了个人特色

比如,跟着节目一同成长、曾拿下第四季BB King的肖骁,这一季节目中他开始树立“优雅”人设——迈着黄执中式的步调、背着专业辩论式的稿子,给观众下起了粉红色的雪;曾经喜欢“装疯卖傻”的大王,这一季却说着想做“高智商的讨厌鬼”.....

而在节目赛制的强制“压迫”下,这一季的奇葩队员也有了倾向性的“一边倒”。目前场上的28位奇葩辩手,超过一半或拥有高知背景、或出身于专业辩论队,更甚者还有如邱晨、詹青云这样“两者都占”的选手,“奇葩”辩手正在变得越来越稀有。

他们更懂得的观众喜欢听什么了,用个性的泯灭和趋同去媚和逢迎这个节目,我不喜欢你们杀死过去自己的样子。”一位豆瓣用户在评论区写道。诚如,这位网友所言,当前在播的《奇葩说》,无论是从口碑、还是大众传播角度来看,都拿到了优异成绩。

可这就像是一位明明平时考试都拿A+,某次却得了A的优等生一般——依旧足够优秀,却独独留有一些“遗憾”。

不再“奇葩”的《奇葩说》

《奇葩说》是如何趋向于“平凡“的?这或许要从这档节目走向“神坛”说起。2014年,彼时的马东还只是一位刚从央视跳槽去爱奇艺的内容创业者,在一次与高晓松的饭桌闲聊上,马东从高晓松那听取了意见,决定做一档辩论类的说话节目。随后,他找来了当时央视最年轻的导演牟頔,两人决定“赌一把”,这才有了现在的《奇葩说》。

第一季第一期节目上线爱奇艺之后,该节目在当年曾引起巨大反响,其独立于所有说话类节目的“辩论”模式,搭配一群人格独立的“奇葩”嘉宾,不仅让这档节目一炮而红,还借此打开了网综市场的新生机。人们这才知道,“不上星”的网络综艺也有如此魅力——第一季节目播出后,节目网播量突破55亿、广告招商达到5000万。

发展至如今,《奇葩说》每一期节目的广告招商都轻松破亿元,最新一季节目的广告招商更是达到15亿,是所有综艺节目中的“招商大户”。而辨别一档节目“火不火”的最直接方式,则在于节目中不断输送的“嘉宾”选手,俗称“造星”。

《奇葩说》的“造星”模式,和以往所有综艺节目都存在巨大差异:节目中的选手,既不胜在颜值,也没有唱歌、跳舞这类传统的才艺表演;而是在于每一位选手特殊的辩论技巧和人格魅力。

比如,如今已成功进入演员行业的“范湉湉”,自主创业、承办节目的“姜思达”,《爱撕不si》的节目发起人马薇薇,以及游走于各大综艺舞台的傅首尔、肖骁等人,甚至连经济学教授薛绍峰,也凭借该节目被部分明星所认识......

肖骁在本季节目中,曾对节目中的“老奇葩”总结,“有的人离开这个舞台因为山的那边有一座最佳女演员的顶峰,有的人离开是因为世界那么大她想去看看,有的人离开仍然会在其他的宇宙中心呼唤爱,而有的人留下只是因为有的人留下.....无论是离开或留下,《奇葩说》都已经披上了“造星”这一铠甲,越来越多的同类爱好者渴望通过这档节目,实现自己的“言论自由”,幸运的话,他们或许就是下一个“马薇薇”、下一个“姜思达”。

新节目播出至今,令人印象深刻的“奇葩”选手,却越来越少有着“高知”背景的许吉如,虽在现场得到了导师、节目组的一致青睐,却输在了知乎、微博等“平民化”的观众缘上;有段子无论点的“小黑”,在李诞的力保下,脱离险境,却并不如观众想象般的厉害......这届“辩手”中,还多了一些其他有趣职业的选手,如网红选手李佳芮、电台主播雷哥、某男团队长岳岳等等,可都在赛制越发残酷的竞争下,逐个淘汰。

优质“新奇葩”越来越少,正在成为这一季《奇葩说》的最大遗憾问题是,当“新奇葩”开始偷偷“学习”起老奇葩的“论点之中夹段子”的辩论技巧时,“老奇葩”却逐渐放下昔日的棱角、开始向新奇葩的从“个人经历”出发……“东施效颦”的案例观众都已了然,搞不好这就会是一场车祸现场。“小黑”模仿“肖骁”的辩论风格,已经遭到大众批评,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是下一个“小黑”?

《奇葩说》真的越来越“难”了。

END

【合作 | 投稿 | 应聘 | 加群 | 转载】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08-2018

统计代码